“当银行往下走你跟着下沉,银行再往下走你还下沉,那最终就是死路一条。越下沉客户不良越高,融资成本还高,风险也高。”


2009年8月,原银监会公布并实施《消费金融公司试点管理办法》,拉开了中国消费金融公司的发展大幕。


过去十年,中国消费金融公司的数量,已经从最初的4家,增加到今天的近30家;全行业的资产规模和经营收入,也实现了突飞猛进的增长。


不过,2019年以来,头部的消费金融公司,以马上消费金融和招联金融为代表,都放慢了扩张步伐。


放眼整个消费金融市场,今年起,银行信用卡从发卡量、贷款余额到交易额,增长速度均较前两年大幅下滑。


这背后,究竟发生了什么?又意味着什么?


马上消费金融(下称“马上金融”)创始人兼CEO赵国庆看来,“过去行业整体发展比较粗放,在泡沫的时候把泡沫当成常态了。今天这个现状才是属于消费金融的常态。”


在最近的一次媒体交流活动中,赵国庆指出,对持牌的消费金融公司而言,从现在看明年,风险会不断上升,融资成本会上升,贷后管理成本也会上升,并且定价受到天花板的约束,因此盈利空间会被压缩,这就需要消费金融公司不断提升核心能力,来覆盖不断上升的成本,甚至降低更多的成本。


“我觉得这是良性的,应该这样,消费金融不应该是暴利行业。”赵国庆认为,当前消费金融公司要有一种新常态下的平常心。


消费金融进入新常态


1、慎对市场,上移客群


最新数据显示,截至6月底,马上金融资产总额为511.11亿元,贷款余额493.95亿,上半年营收44.09亿元,净利润3.01亿元。


这与赵国庆对行业的前瞻性判断有关。今年3月份,赵国庆就在一次交流会上表达过对今年消费金融市场的审慎态度,他认为行业面临的不利因素在增加,并直言“对今年用户量的增长没有特别高的预期”。


回望过去大半年的消金行业,赵国庆在当时的判断几乎被一一印证,从定价、资金到贷后,行业可谓全面承压。


强监管环境之下,监管部门对利率红线的管控越来越严格,因此消费金融公司需要降低息费以满足合规要求。同时,息费天花板限制了客群下沉的空间,推动行业走向存量竞争。


在资金面,个别中小银行的风险事件改变了银行间的授信格局,金融机构之间的同业授信变得脆弱。由于非银行金融机构在整个信用链底端,其资金可得性会受影响,从而影响到交易规模,并且资金成本也被推高了。


在贷后环节,“扫黑除恶”引发了催收领域的强监管,在整治行业乱象的同时,也促使很多贷后管理机构退出市场,间接推高了贷后成本。那些将催收外包的消金机构,不良压力较大。


对此,早在2018年,马上金融就开始调整策略,主动将客群上移,面向收入更为稳定、偿债能力相对较好、定价相对较低的客群。其结果是,今年上半年,马上的不良率同比下降了0.73个点。


赵国庆指出,经济下行了,再坚持以前的客群,就会呈现“四高”特征——融资成本高、不良成本高、运营成本高、贷后管理成本高,这个业务就会越走越窄。“我希望我们的道路越走越宽,做全量用户,全面风险定价,全渠道客户,这是战略的一部分。”


他认为,消费金融公司不能一味的下沉。“当银行往下走你跟着下沉,银行再往下走你还下沉,那最终就是死路一条。越下沉客户不良越高,融资成本还高,风险也高。”


“客群一定要上移,风险一定要下降,钱可以少挣一点,但是风险一定要控制得住。”据赵国庆透露,最近一年,马上金融的风险指标每个月都在创新低,预计今年下半年风险水平还会继续降低。


2、消金行业进入新常态


对于今年接下来几个月及明年,赵国庆维持审慎看法。


第一,消费金融公司的客群,容易受到经济下行的冲击,而经济下行不会在短时间内改变。无论是存量用户的动态风险管理,还是新增用户风险管理,都面临很大挑战。


第二,信用市场的信心修复需要非常多的时间。在互金领域,如果继续发生暴雷,都会冲击信用市场。


第三,催收领域的强监管还会继续,客观上会持续给贷后管理带来压力。


赵国庆指出,这些是从现在到明年不会改变的基本面。风险会不断上升,融资成本会上升,贷后管理成本也会上升,并且定价会受到天花板的约束。持牌金融机构的盈利空间会被压缩。


“行业今天这个状态,应该是行业的本源。”赵国庆说,“过去行业整体比较粗放,在泡沫的时候把泡沫当成常态了,今天这个现状应该属于消费金融的常态。”


如前所述,针对经济下行带来的信用风险上升,马上金融已经提前将客群上移。而针对资金市场的紧张格局,马上金融的首期 ABS产品即将发行,发行规模预计在20亿以上,而相关金融债也在积极筹备中。


为进一步支撑业务发展,马上金融拟开展第四轮增资计划。据透露,本轮增资拟在监管部门的指导下新引入1-2家符合要求的金融机构股东,新引入股东优先选择银行类机构,以更好地发挥股东对公司的资金支持和协同效应,增强风险抵御能力。


3、发力开放平台和科技服务


在新常态之下,马上金融一方面主动控制规模增长,另一方面则开展业务转型,从单一的自营模式走向“自营+开放平台+金融云”的模式。


通过开放平台,目前马上金融跟多家银行都有资金方面的合作,下一步将加大合作力度。


金融云指的是科技输出业务。2018年,马上金融的两项科技成果获得了银保监会的信息科技一类成果奖,其中一个就是金融云。


2019年以来,马上金融陆续向多家银行类合作伙伴给提供了金融云在内的技术服务,包括智能催收云平台、智能客服平台,全输出流程的风控能力等。


赵国庆表示,马上金融将从只经营表内资产的金融机构,逐渐变成既有表内资产又有科技服务的一个综合性的新兴金融机构、新兴的金融科技公司。


在收入占比上,赵国庆希望到明年实现“442”的占比,40%是自营收入,另外40%是开放平台收入,20%是科技收入。


不管是开放平台还是科技输出,都需要以强大的科技能力作为支撑。


举例来说,马上金融自研的唇语识别技术应用于反欺诈活体应用场景, 能在用户通过率提升30%的前提下,实现100%有效防御用户读错2-3个数字的活体攻击,经优化后识别通过率达到96.67%以上,识别速度从原来5秒提升到3秒以内,超过市面同类技术;自研空号检测技术平均响应时间为0.2秒,平均识别准确率达到90%以上,已达到国内领先水平。


据零壹财经统计,截至2019年6月,我国23家消费金融公司当中,有5家公司申请了专利,专利累计达到78个,超过64%的专利源于马上金融。


4、“AI+场景+交易+信用”


除了面向金融领域,马上金融还将自身的科技能力输出到不同的场景,包括酒店、商场、停车场、物业等。


今年以来,马上金融发布了多项科技产品,包括打造以消费者为中心的一体化城市智慧物流配送平台,同时打造了集成人脸识别、语音识别、声纹识别、OCR识别、人脸框内检测等技术的SAAS化智慧双录服务平台。


通过AI硬件结合场景,不管是酒店、商场还是停车场、景区,都可以变成马上金融的获客工具。赵国庆将这种业务模式定义为“AI+场景+交易+信用”的模式。


在以往,消金机构与场景方的合作,通常是简单获客合作,需要给零售商分润。马上金融选择的是更深度的合作方式,通过技术手段提供增值服务,解决场景方的痛点,帮助他们提高效率和用户体验。


诸如马上开发的智慧酒店综合服务管理平台,相比人工,工作效率提升了6倍以上,覆盖了酒店前台至少80%的工作量;向重庆百货提供的智能客服和刷脸支付技术方案,相比于扫码支付时间缩短近30%。


在这种模式下,马上金融向各类场景快速渗透。截至6月底,马上金融累计放款2319亿,与超过180个场景进行深度合作。


赵国庆早前曾表示,马上金融将与合作伙伴携手打造一个智能化、普惠化、无界化的“合作共赢”新金融生态。


自成立伊始,马上金融就制定了研发战略的“9年计划”:不断提高研发投入占收入的比例,第一个三年要投入3%,第二个3年投入5%,第三个3年投入8%。


赵国庆说,“今年我们收入估计会突破100亿收入,所以研发上会投入5亿,随着收入增长我们会继续加大投入。”


作者:新金融琅琊榜


如果您遭遇了网贷的砍头息,服务费,714高炮套路贷请去 易信论坛 bbs.yixinlicai.com 投诉!与大家一起维权!QQ交流群:751745785(6群)宜信理财http://www.yixinlicai.com (易信} ,欢迎下方留言与更多人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