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鹰基金股权被打包退回。


1月4日,金鹰基金发布关于公司股权变更的公告称,经公司201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会审议通过,并经证监会批复核准,公司原股东广州证券将其持有的公司24.01%股权转让给广州越秀金融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越秀金控)。截至公告日,公司已完成股权变更事项的工商变更登记。


本次股权转让后,公司股权结构变更为由东旭集团、越秀金控、白云山(600332.SH)分别持股66.19%、24.01%、9.80%。


此前,在中信证券(600030.SH)对广州证券的百亿并购中,包括广证期货和金鹰基金在内的两家公司股权双双被剥离退还给了广州证券原控股股东——越秀金控。


其中,广州期货99.03%股份和金鹰基金24.01%股权对应的评估值分别为10.2亿元和2.5亿元。2019年11月14日,中国证监会核准广州证券将金鹰基金24.01%股权转让给越秀金控。


公开资料表明,金鹰基金成立于2002年12月25日,2020年即将迎来18岁的成人礼。不过,截至2019年9月30日,公司最近两年一期的营业收入呈逐年下滑态势,分别为44349.46万元、36064.18万元、26467.32万元,同期,公司实现净利润分别为6013.51万元、6253.90万元、2934.13万元。


就在同一天,金鹰基金还发布了两则高管变更公告。其中,出任公司总经理一职不到一年的刘志刚宣布离任,不再在公司担任任何其他职务。接任者由现任公司副总经理姚文强暂代总经理一职。


高层动荡规模逆势缩水


此外,新经济e线注意到,面对2019年的基金大牛市,金鹰基金市场份额却逆势缩水,期末资产规模从2018年的601亿元下降至531亿元,全年缩水高达70亿元,同比下降超过一成,达12%。


在股票型、混合型、债券型、货币市场型这四大类基金中,除了股票型份额基本持平以外,余下三类基金份额均出现萎缩。而股票型基金资产规模2019年年末也仅约13亿份。


截至2019年12月31日,金鹰基金混合型基金份额从2018年的101.45亿份减少至77.74亿份,同比减少超过两成,达23%;货币基金规模也从306.57亿份缩水至243.19亿份,萎缩逾两成。


金鹰基金股权变更高层动荡!规模缩水产品开发成“软肋”


究其原因,公司高层持续动荡或是重要诱因。实际上,在位不到一年的刘志刚于2018年10月加入金鹰基金任副总经理职务,2019年3月5日开始担任金鹰基金总经理一职。


此前,刘志刚2007年10月至2010年7月任工银瑞信产品开发经理,2010年7月至2013年5月任安信基金产品部总监,2013年5月至2018年9月任东方基金量化投资部总经理、基金经理等职务。


不过,刘志刚在担任东方量化成长基金经理期间,从2018年3月21日至同年9月12日离职,期内任职回报率为-10.82%。


同样,暂代总经理一职的姚文强也先后在多家基金公司任职。其中,2002年4月至2003年5月任大成基金市场部高级经理;2003年6月至2004年5月任汉唐证券市场总监;2004年6月至2008年3月任招商基金营销管理部总经理助理;2008年4月至2016年7月任国投瑞银基金华南总部总经理;2016年8月至2017年2月任博时基金南方总部总经理;2017年3月加入金鹰基金。


就在去年9月,金鹰基金原督察长曾长兴也在仅任职年余后宣布离职。曾长兴最早于2011年11月加入金鹰基金,历任产品研发部总监、总经理助理等职务。2016年5月至2018年8月担任金鹰基金副总经理。


而继任者徐娇娇2019年6月刚加入金鹰基金,曾任南京证券投资银行部项目经理、中证协会员服务三部高级主办、第一创业总裁办公室新业务/产品管理组负责人、第一创业资产管理运营部负责人。


据新经济e线统计,2020年新年伊始,短短几天里,除了金鹰基金以外,另有3家基金公司也宣布了总经理职务的变动。


1月9日,英大基金发布高管变更公告称,原总经理朱志因个人原因离职,转由范育晖接任。这也是英大基金近四个多月来离任的第四位高管。此前,公司两位副总经理柴元春和倪枫以及督察长刘轶均因个人原因离职。


1月2日,信达澳银基金发布公告,任职超过6年的原总经理于建伟因个人原因于2019年12月31日离职,其职务由朱永强接任;1月4日,诺安基金也迎来新任总经理。1月2日起,聘任齐斌担任公司总经理,而之前的4个多月,该公司一直由董事长代任总经理。


可见,高层动荡似乎已成为中小基金公司难以躲避的一个宿命。随着公募基金公司头部效应越发突出,小型基金公司经营艰难,高管变动更为频繁。


产品开发成“软肋”


值得关注的是,对金鹰基金而言,一方面,公司高管持续动荡,另一方面,公司新产品开发乏力。2017至2019年,公司旗下基金数量分别为41只、45只、46只。


统计表明,2019年全年,金鹰基金仅在去年4月发行了一只权益类新基金——金鹰鑫益,为灵活配置型基金。从净值增长率来看,其年内回报率14.17%,同类排名1341/1812。


截至目前,公司仅有3只股票型基金,分别是金鹰科技创新、金鹰量化精选、金鹰信息产业、金鹰医疗健康产业。其中,规模最小的金鹰医疗健康产业A和金鹰医疗健康产业C分别仅有575万元和848万元,该基金成立于2017年8月1日。


金鹰基金股权变更高层动荡!规模缩水产品开发成“软肋”


不仅如此,自去年12月至今,在公司高管相继离任的背景下,金鹰基金投研团队也面临“失血”,公司相继发布了6则基金经理变更的公告。


1月4日和3日,金鹰基金先后发布金鹰智慧生活基金基金经理和金鹰中小盘精选基金变更公告称,原基金经理王瀚宁、于利强离任,由王喆、吴德瑄接任。


新经济e线调查发现,特别是金鹰中小盘精选基金成立至今,前后经历了9位基金经理,前任基金经理分别包括刘保民、杨绍基、龙苏云、汪旻杰、朱丹、罗荣、崔海鸿、于利强。金鹰智慧生活也有4位,前三位基金经理分别是陈颖、陈立、王瀚宁。


而金鹰医疗健康产业的三位基金经理中,平均任职时间不到一年,在现任基金经理韩广哲之前,另两位基金经理分别是刘丽娟和陈立。


值得关注的是,于利强任职金鹰中小盘精选基金基金经理长达五年之久,为公司的主力操盘手,其任职回报率51.48%,排名232/442。同时,公告表明,于利强离任为个人原因,将不再在公司担任其他职务。


于利强曾于安永华明会计师事务所任职,历任华禾投资投资经理、银华基金研究员、基金经理助理等职,2015年1月加入金鹰基金。不管怎样,一个投资经历丰富的基金经理离任,对投研团队本来就不富裕的金鹰基金来讲,算得上是一个不小的损失。


另据新经济e线统计,包括金鹰智慧生活、金鹰中小盘精选、金鹰医疗健康产业在内,自2019年至今,金鹰基金共计有28只基金出现了基金经理变更,占比超过六成,高达61%。


除了金鹰医疗健康产业以外,平均任职年限不足一年的基金还有金鹰民安回报一年定开、金鹰鑫日享、金鹰鑫益、金鹰添鑫定期开放、金鹰添盛定开等5只基金。


作者:新经济e线

贷款投诉交流QQ群156819658(7群)QQ群751745785(6群)!本站已开放注册升级会员享有更多权益;网贷投诉或交流请上 易信问答http://wd.yixinlicai.com ;欢迎下方留言与更多人交流!请您将本文分享到朋友圈!